甜味小鱼干

浑身是戏的猪精少女进入了颓丧老年期

给你们安利啊啊啊啊!伊利亚简直拯救mk的官妆!对!这是mk、的官妆!
伊利亚这么可爱你们快吃我安利!(强行种草

乱酱循环(别被名字骗了)

[好温暖...]
感觉到了一振灵力的波动....啊,是有人要召唤我了吗
真期待呀
....
“我是乱藤四郎。和兄弟们一样,都是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短刀哦。特征是在兄弟中少有的乱刃哟。....怎么样?很容易看出来的吧?”
满怀期待地来到了这个本丸,却发现这里的一切好像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
面前的审神者并没有搭理才刚刚被唤醒的我,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一句:“乱...啊...”
然后转身离去,连个眼神都没留给自己
[啊嘞....?]
[有哪里不对吗....]
“咦?”还没有来得及对审神者的反应感到失落,便突然看见了来到自己面前的人
“啊!厚,平野,博多,信浓...
还有一期尼!”
“唔...我好想你们啊”开心地扑向他们
“乱....”被接住了!好开心!可是,大家的脸色,怎么都怪怪的?
“大家怎么了啦!见到乱酱不开心吗?”嗯,我讨厌在亲爱的兄弟们的脸上看到这种神色
那种心事重重的,灰暗的
“没什么哦”被人温柔地抱住了,然后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在自己的头顶抚摸“乱来和我们住一屋吧,乱要乖乖的哦。”
好的呢...一期哥....
乱会乖乖的...
.......
又来了,审神者大人又来叫一期哥陪她去锻刀室了
每日,每日,宛如着魔一般
“主君,现在本丸内资源匮乏,不宜再这样不断地锻造刀剑啊,主君您的灵力也会跟不上的....”
听见一期哥的劝阻,刚想向外看,却被平野拉住了。
然后,听见审神者很冷淡地叫传唤三花以下,练度低的刀剑们到这里集合

“咦?”
三花以下,练度低的?
我?
外面的一期哥隐约露出抗拒的表情,想要阻止
“你不想要让本丸里所有的刀剑付丧神都因为你受苦吧。一期·一振”
“你忘记了吗,你的其他弟弟还在这里呢。”
一期哥无法反抗

我又来到了这里,这个唤醒我的地方。
只是,这次不是代表着生
而是灭亡

真是的,人家这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呢,兄弟们的演技太拙劣了啦!
从刚刚来到这里,审神者那诡异的态度就该想到的
自己的宿命
对不起呢,一期哥,好像让你困扰很久了呢
....
被带到刀解池,看着眼前的熊熊烈火,心里却无比平静
“对不起!对不起!乱!对不起!”
“你在说什么呢一期哥”看向那个华丽优雅此时却在自己面前临近崩溃的,最敬爱的兄长“一期哥羞羞,这么大了还哭,嘻嘻嘻,这样人家都不想和你一起乱舞了呢”
“乱...”
“好啦!我要离开一会儿了嘿嘿。怎么了啊?那样盯着我?”踮起脚,拭去了兄长那还徘徊在眼眶未来得及掉下的泪水。
“我要出发咯~”
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,就像是去远征一样,想让兄长放心
然后
正如被唤醒时一样,像感受着审神者的灵力一样感受到了刀解池的炽热
其他兄弟们就拜托你了啦,一期哥...
不要,让其他人担心啊,你可是大哥啊
....
为什么呢
为什么会觉得刀解池的温度这么熟悉呢
啊,乱想起来了
好像,曾经我也来到过这里,与大家重聚在一起

却再次回到这里,我的埋葬之地。
------------
“我是乱藤四郎。和兄弟们一样,都是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短刀哦。特征是在兄弟中少有的乱刃哟。....怎么样?很容易看出来的吧?”
再次地来到这里,再次地与大家相遇
-END-
强行塞你们玻璃渣

揍敌客家的小白菜

*大家好我叫伊路米·揍敌客,是一棵爹放养,弟不爱,每天都想要养家糊口的大白菜。
*大家好我叫糜稽·揍敌客,是一棵爹不疼,娘不爱,每天与手办为伴的小白菜。
*大家好我叫奇犽·揍敌客,是一棵家人疼,基友爱,正处于傲娇叛逆期的小白菜。
*大家好我叫亚路嘉·揍敌客,是一棵爹不疼,娘不爱,每天被关小黑屋的小白菜。
*大家好我叫柯特·揍敌客,是一棵爹不疼,有娘爱,每天追逐三哥的小白菜。
#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#